鼎韬小课堂|逆全球化VS数字经济 世界变化有哪些?
2019-08-02 鼎韬
2019年上半场最受全球市场关注的应该是中美贸易摩擦和反复沟通磋商的结果,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不仅对中美两国经济发展造成影响,也辐射到了周边的国家和市场。自从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的贸易格局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然而经过了十多年的经济复苏,我们看到了数字技术的蓬勃发展以及技术迭代带了新的经济形态,全球贸易也逐渐摆脱下降态势并开始进入新的增长阶段。

回顾过去,我国错过了两次工业革命带来的经济飞速发展期,然而数字技术的蓬勃发展也让我们看到了“第三次技术革命”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发展机遇。从2002年至2012年的十年间,随着互联网技术、IT技术逐渐成为各产业发展的底层技术,我国的贸易结构也发生了质的变化,随着亚洲整体贸易额的比重提升,我国在后金融危机时代的角色也逐渐从“参与者”向“组织者”转变。“一带一路”倡议、“海上丝绸之路”等多个国家层面的战略,加强了中国与各国更多的贸易往来。然而,也因为全球贸易格局逐渐从单边主义向多边转变,近3-5年部分西方国家也陆续出现贸易保护主义和贸易政策方向性剧变的趋势,逆全球化与数字经济带来的新全球化成为本世纪最明显的两大经济发展趋势。

当逆全球化遇到数字经济,究竟全球的贸易格局会发生怎样巨大的变化呢?鼎韬认为,随着5G技术在各国逐渐进入商用阶段,数字经济也正式进入加速时代,世界的主导力量也正在由工业时代的资源品和资本向后工业时代的数据和算法演进。5G、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边缘计算等智能技术群的“核聚变”,推动并加速了万物互联时代向万物智能时代的演变。
从数字经济的三大特征,数据、人机协同和个性化需求分析,预计到2030年,数字经济所衍生出的去中介化、分散化和非物质化或可能转变与创造10%-45%的行业总收入。鼎韬认为,数字时代是对现存世界的彻底重置,当逆全球化遇到数字经济,其实并无多少胜算。

那么数字经济对世界的改变,大致会体现在哪几个方面呢?

1. 产业体系的重构

所谓产业体系的重构,鼎韬认为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加快融合发展,并呈现出数据驱动、软件定义、平台支撑、服务增值、智能主导等典型特征,正全方位重塑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生产主体、生产对象、生产工具和生产方式。


2. 发展动力的变革

随着数据在贸易环境中的比重提升,人类正在构建一个以“数据+软件”为核心的新世界,即:赛博空间、其本质是基于软件构建一套数据自动流动的规则体系,数据可以成为信息、信息可以变为知识、知识转变成为决策,而数据流可以不断优化资源的配置效率,全面提升产业链各环节的生产率,培育数据驱动的新动能。
 

3. 认知范式的迁移

所谓认知范式的迁移是指,人类知识和改造世界的方法论在经历了以牛顿定律为代表的理论推理法和以爱迪生发明灯泡为代表的实验验证法之后,正在构建认识世界的两个新的方法论,即:模拟择优法和大数据分析法。

智能经济是使用“数据+算法+算力”的决策机制去应对不确定性的一种经济形态。产品、个体、组织、产业、世界都将完成微粒化的结构和智能化的重组。

4. 生产模式转变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也决定着整个社会的生产模式,当数据、算法、算力成为本世纪全新的生产力组成架构时,社会生产方式则从社会化大生产向C2M转型升级,重点表现为:消费者驱动、消费者参与的定制创造独特体验、网络化大规模协作和基于互联网和云计算平台。在C2B或者C2M模式的职称体系中,柔性化生产、个性化营销以及社会化供应链成为三大主流表现。
 


5. 市场主体的数字化转型

当IT技术向DT(Digital Technology)转型后,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和平台经济成为今后以及未来一段时间的三大主流市场业态,而作为市场主体,企业也在市场模式和业务模式转变的过程中,主动或被动地进行数字化转型。

未来所有公司都将是数字化公司,每一个CEO都需要具备数字化领导才能,不仅人才需要进行数字素养的培养和教育,领导更需要让自己尽快“数字化”。

尽管逆全球化仍然严重影响全球经济发展的阻碍,但数字技术的渗透以及数字革命辐射影响,却让我们看到,数字化转型才会是未来全球经济发展的主流趋势,它给世界带来的改变既充满了机遇,又富有挑战。对于中国经济发展而言,尤其是服务贸易发展来说,未来一段时间在逆全球化的夹击下,开拓更广泛的国际市场,依靠“一带一路”倡议所带来的全新离岸市场,或将打造出全新的全球化创新图谱。

关于鼎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全球分布
联系我们

研究

标准
评选
观点

服务

咨询服务
投资孵化
产业运营
会展服务
解决方案

动态

知行会直播
公司新闻
在线交流

© 2007-2017 天津鼎韬外包服务有限公司 津B2-20080229-6